图片 4
历史

黑格尔哲学有哪些精髓?

什么是历史?什么是历史观?

问:黑格尔哲学有哪些精髓?

如果辩证法与历史矛盾,那一定是我们把辩证法作为认识论和方法论,它外在于历史,独立于历史。认识论和方法论是人的主观思维和其应用工具,表现为普遍应用性,并不是一事一人依据时空变化的特殊。

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主要讲的是他的历史观。但他跟许多人一样,把“历史”和“历史观”混为一谈了,“历史”是过去发生的事,我们把它们记载下来,保留在记忆中,形成“历史观”,但人们往往把过去发生的事和对它们记忆混淆在一起。

图片 1

至今为止,习惯上把辩证法作为认识论和方法论,未超出黑格尔哲学范畴。黑格尔虽然“为历史运动找到抽象的、逻辑的、思辨的表达”;但这种表达只是人类活动的思维方面,没有体现出物质方面,其辩证法是一种偏颇的叙述方式,没有反映出历史过程中人的全面活动和本质。当人们把黑格尔辩证法当做认识论和方法论,面对人类历史和历史延展的现实,产生了巨大的差异和矛盾,不可能勘透历史和现实的本质。

比如《汉书》,它记载了公元前206至公元23年间的史实,许多人认为这段时间的“历史”就是汉书记载的内容。其实《汉书》不过是反映了人们对这段时间的记忆而已,人们把对这段时间所了解到的各种事实的见闻、记忆通过文字记载下来,编成史书,用来反映这段历史。

应悟空问答邀请,对“黑格尔哲学有哪些精髓?”作简略回答:

马克思哲学观是对人类历史及其延续到现实的本质表述,他的辩证法是对人类活动的本质之全面抽象;作为思维的结晶,马克思哲学和辩证法与人的历史活动和延续有着一致性。马克思辩证法就是他的哲学根本,是人类活动的全面表述,是人的全面本质表述。马克思在批判黑格尔哲学时,把其辩证法与唯物劳动链接起来,人的活动由片面的思维活动扩展的物质劳动,并把思维活动产生的根源及其发展与劳动联系起来,阐述了人类活动从始基性物质劳动衍生出思维意识和广泛的社会实践。

《汉书》是对西汉历史的认识,而不是西汉历史本身。真正的西汉历史本身只有生活在西汉时代的人才能接触到,西汉后的人怎么可能接触得到呢?他们对西汉时代历史的认识只能通过史料来展开。就连班彪、班固父子在写《汉书》时,还需要对前代的各种资料进行辨别和甄选,做出择优劣汰,说《汉书》中不掺杂一点主观意识那是不可能的,相反《汉书》就是主观意识的产物,它是对客观历史的认识——属于历史观。如果把《汉书》直接等同于西汉历史本身,那《汉书》没有写到的一些事实就不属于西汉历史了么?

黑格尔哲学晦涩艰深,但“晦涩的东西并不总是毫无意义的”(叔本华语)

黑格尔《现象学》的“最后成果”乃是辩证法,即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其原型来自主奴辩证法,但他唯一知道的劳动是精神劳动,劳动的积极性成果是自我意识的形成,有对象性,外化的概念没有物化于对象的自觉,没有感性活动的自觉。他的辩证法摒弃了物质劳动和感性活动,在强调客观对象认识起着标准的时候,实际上阐述的人的思维意识的自我运动,即不依托思维的载体人的肉体,也不受人的劳动物化的影响,人的思维意识成为无障碍运行的穿透物。思维意识把握的对象本质代替了实际对象的存在,即用意识代替实物,思维意识的结晶产物精神成为把控一切的主宰。其辩证法把具有片面本真的认识变成了荒谬的结论,把人的活动内在的本质变成外在的片面形式,与人的活动历史成为矛盾,成为不一致的表述。

图片 2

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1770-1831)被称为“普鲁士的国家哲学家”,德国哲学的领袖。他的哲学得到古希腊罗马哲学的哺育,从康德出发,并远远偏离和超越康德哲学,肯定并超越他同时代的盟友费希特和谢林的哲学。

黑格尔辩证法和认识论本身存在问题,并不是拿过来放之四海可用的方法。认识论或方法论意义上的辩证法,是黑格尔对现实生活的片面抽象认识,由此变为带有三段论的逻辑公式:主题,反题,合题。把生活中的物质劳动当介质,把思维的载体“人”当介质,从意识出发到自我意识完成后却摒弃介质连同思维意识对象,使思维意识成为绝对的主体或实体:精神。这是黑格尔的抽象过程,从人出发,做抽象结论时人丢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精神,是换装了的人之绝对主观意志。黑格尔批判康德的主观唯心主义,要达到客观认识,结果却违背了批判的初衷。

《汉书》

黑格尔哲学的精髓在于他的辩证法,以及由辩证法而形成的思想体系的统一结构。黑格尔赞赏赫拉克利特的对立统一,肯定费希特和谢林在自然哲学中强调自我设定自身(正题)和自我设定非我(反题)的相互制约,以及合题的相互抵消的对立性概念。不同的是,黑格尔把合题发展为“扬弃”(aufgehoben,德语词意包含“废除”、“保留”、“举起”),正反两题在更高层面上不再显现相互排斥的对立面,而形成完整的三级辩证模式的对立统一。

拿着这样工具去衡量历史,认识历史规律,不可能与人的活动历史契合。传统的方式,把黑格尔辩证法嫁接在费尔巴哈的唯物论上,形成唯物辩证法。在叙述上产生了两个主体和两个本体的悖论,辩证法变成两个体系中调和的工具,以反作用弥合二个体系间的矛盾和空隙。在该拼凑的体系下,辩证法成为嘲讽和诘问的对象:变戏法。

因此,我们需要做个区分——我们把现实中的历史称为“史实”;而把我们对历史的记忆、记载称为“史料”,前者才是真正的历史,后者则属于历史观、历史学。

马克思和恩格斯充分肯定黑格尔辩证法是德国古典哲学的最大成果,并把它转化为唯物主义的自然观。

费尔巴哈的唯物论是以物质自然为主体和本体,人是物质自然运动的衍生物。人的历史变成自然运动历史,人成为历史支配物。黑格尔哲学的主体是人,到抽象结论时却找不到人,本体是思维。这样的唯物辩证法在叙述历史时,需要不停的转换主体和本体,从两个主体角度,两个本体方面去论述人的活动及其延续。面对现实存在的二元对立问题,理论叙述中两个矛盾的体系,两个矛盾的本体,无法自圆其说,充满悖论。黑格尔辩证法在这样的拼凑体系下是一桶浆糊,涂抹着千疮百孔。两个体系都是人类活动的片面抽象,其规律都是人的臆造或外在于人的事件堆积。

我们常说因某某史料的发现而“颠覆了历史”,这其实指的是颠覆了过去人们对历史的看法,而不是指修改了历史的进程,历史是客观的,历史本身不能被修改,因为我们还无法穿越时空。

黑格尔以辩证法为核心的哲学思想体系提出绝对唯心主义概念,即是包含在主观精神和客观精神之上的绝对精神。他认为整个世界的进程是精神的自我发展。这种自我发展经过三个阶段:一是“自在的”状态,此阶段以逻辑学的原则来观察;二是在空间、时间中的“自我显现、自我异化”和“他在的”状态,以自然哲学来观察;三是“自在自为的”状态,精神从自我显现返回自身,以精神哲学来观察。这一思想体系分别体现在他的第一部著作《精神现象学》(1806)、第二部著作《逻辑学》(三卷本,1812-1816)、《哲学全书》
(1817-1830 ,分三个主要部分: 小逻辑、 自然哲学、
精神哲学)之中。黑格尔的其他著作,诸如《法哲学原理》(1819)、作为客观精神补充的《历史哲学讲演录》
和《哲学史讲演录》
,以及阐述位于历史之上的艺术、宗教和哲学作为绝对精神与政治和社会历史之间关系的系列著作《宗教哲学讲演錄》、《美学讲演录》(或译《美学》中多有体现。

这种唯物辩证法症结在于本体选择的错误。马克思哲学与唯物论的连接点是物质前提下的物质劳动。物质劳动从唯物论的自然主体和本体转换成人做主体,人的活动作为本体。物质劳动是思维意识产生的根源,由物质劳动发展而来的诸种实践是思维发展壮大的必要条件。这种符合人类历史发展过程的全面叙述取代了思维本体的片面叙述方式,契合了人的本质活动。以物质劳动为本体的辩证法,其创造性的否定自然和社会现实活动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马克思基于劳动本体的唯物辩证法才是契合历史发展的本质叙述,是内在于人的辩证法,是人的活动本质之辩证法。

但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不做这种区分,因为黑格尔的哲学体系里,现实世界不过是精神的外化而已,现实的历史也被他视为世界精神的运动。所以,他在语言方面出现了混乱。为什么黑格尔说中国没有历史?

黑格尔完整的思想体系以及对后世留下深刻影响的思想精髓完整地凝聚在《黑格尔全集》(黑格尔逝世后由他的学生整理出版,1971年新版)里。

由于人的活动辩证法是否定现实的创造性活动,我们聪明的哲学家们总是期望找到一成不变的规律,然后教导人们如何行动,像科学实验一样控制进程和同类。而在现实生活中和历史活动中,自认为掌握规律的聪明人却碰的头破血流。中国革命历史中的教条主义者,都是这样的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和聪明的哲学家。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和结论不是一成不变的药方。

黑格尔曾在《历史哲学》里说:“中国虽然有各个朝代之间的更替和转变,但却始终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是一个王权代替了另外一个王权而已。一种亘古不变的东西代替了一种真正历史的东西,因此可以说,中国和印度还处在世界历史的外面。

《精神现象学》(Phänomenologie des Geistes ) 1806 ⬆️《逻辑学》
(Wissenschaft der Logik) 1812-1816 ⬆️

西欧的历史发展模式在其他地区找不到同样的范例,人的辩证法、创造性的否定,即使模仿,也包含否定性的创造。人的生存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造就了不同种族和民族的活动特征,基于自然与社会环境的不同,活动的时空没有重复性也就无法彻底模仿。其他民族在意识到这种存在的优越性时要进行模仿只能根据自己民族的基础进行,依据时空进行变化。【中国先秦变法时,商鞅的时空论就抓住了人类活动的辩证本质。】另外一种是没有意识到这种存在的优越性,没有模仿的意识。这两种情形都不会出现同样模式和进程。历史不会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更不会出现两个一模一样国家发展历史。有的只是不同的相似程度。这就造就了不同民族的千变万化的发展历史。

这话招来不少中国人的愤慨,也得到另外一些国人的喝彩。愤慨的人认为黑格尔没来过中国、也不了解中国,完全没有发言权;喝彩的人则觉得黑格尔嘲讽了中国四千年的专制和愚昧,指责中国没有融入世界文明。

《自然哲学》(Naturphilosophie)⬆️《法哲学原理》 (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 1819⬆️《美学讲演录》(Ästhetischer
Vortrag,又译:《美学》、《谈美学》)⬆️《黑格尔全集》(Hegel Complete
Works)⬆️

人的活动辩证法,是否定性的创造及其对历史的推动,是在自然时空的一次性下的活动,其社会历史性不存在完全的时间和地域重复。现代的科学利用实验室方式只能对有限具体的实物对象进行重复控制,克隆人只是重复了外形,而无法复制人的思维意识,无法复制人的无限对象关系功能,无法复制众多的人与人的关系。一句话,科学无法复制社会性、人的思维意识,他就无法代替哲学的功能。马克思和恩格斯注意到时空问题,《共产党宣言》已经展示了他们的理论的关注和发展。马克思辩证法的创造性否定和时空性,使得教条主义失去存在的根本。寄希望于发现人类历史一成不变的规律,只能是个不切实际的梦幻。而我们聪明的哲学家和先知们,却要人们相信梦幻,在反对教条的同时建立新的客观真理教条,并且扬言说:梦幻的一成不变之历史规律是客观存在,摆在人们面前等待发现。

然而,大部分人都只是断章取义或望文生义,根据自己的目的来解读而已,真正读过《历史哲学》的人少之又少。可是,如果不理解一句话就妄加引用、胡乱解读,那只能表明说话者自己的愚蠢,而跟作者毫不相干。

黑格尔是唯意志论的先驱,他试图确证上帝是实在的,他几乎成功了。他对有机物和无机物如此定义:目的性和规定性。他的绝对精神即客观实在即上帝,我读过他的精神现象学,恐怕不下十遍。但每次读都有不同的觉受,不懂但又觉着他是对的,很深刻。他如下定义善:就是那些天赋和能力的东西,我不敢说他是最顶级的哲学家,但他是最真诚而深刻的,当无异议。据说马克思爱因斯坦都受过他的影响,他是一个洞悉自然和生命内在本质的哲学家,他的理念再前进一步就是疯子,如叔本华尼采都有点厌世而疯狂。他的著作很难懂,又使人欲罢不能,近代学者罗素就讽刺过他,说他故弄玄虚把问题复杂化。总之,读他的著作需一定的定力和领悟力。他试图统一主观和客观,如果稍有差错会精神分裂的如尼采,我估计尼采受过黑格尔的影响匪浅。

近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正在成为世界模式。商品和资本寻找开拓其市场为资本延展生命,消灭各民族的文化特征,以便统一到资本滚动的轨道,使得各民族发展趋同,地球成了地球村,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差异性正在被消灭。《共产党宣言》告诉人们历史发生的变化。马克思的历史观阐述了人的活动辩证法,是从客观到主观使得自然和社会环境适于劳动者生存。主观就是人的革命精神和意志,而客观则是把主观愿望变成现实,满足人们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马克思认为革命需要两个条件,革命精神和被动物质推动。精神方面的研究从1843年到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告一段落,而被动物质的研究终其一生。

其实,当黑格尔说“中国的‘历史作家’层出不穷、继续不断。实在是任何民族所比不上的。其他亚细亚人民虽然也有远古的传说,但是没有真正的‘历史’”时,他所说的“历史”是历史观;当他说:“它就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帝国,只是自身平静地发展着,从来没有从外部被摧毁”时,这里的“历史”是指真实的历史。

黑格尔创立了庞大的思辨哲学体系,他的哲学可以说是德国古典哲学的顶峰。

马克思要从主动和被动,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研究革命的必然性。精神方面黑格尔论述的较为详尽,马克思借助劳动本体纠正了其非本真的叙述,以及费尔巴哈颠倒的主体和本体。而被动物质方面,由于人的创造性,生活物质演绎的品种千变万化,资本主义异化劳动的特征使得劳动失去本来目的,不是为了生产人们维持生命的物质,而是享受物质、炫耀物质。只要能蛊惑人们占有,不论其有无实用价值,都在资本私有生产方式的序列里。在践踏人类的自然资源的同时,也使得劳动以占有性价值的商品形式变化多端。要搞清异化劳动的本质,就得对眼花缭乱的商品和资本运行进行研究。

因此,黑格尔说中国没有历史包含着两层含义:

绝对精神是黑格尔哲学本体论基础。绝对精神的内在矛盾使绝对精神分化为主观精神与客观精神,而主观精神与客观精神的辩证运动过程,贯穿于人的思维、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全过程,最终实现主观精神与客观精神的辩证统一而内化为绝对精神。

资本主义的经济学家基本是唯物论者,是物质自然论者与后来的达尔文主义者叙述的人类历史有着一致的原则,把人的发展当成自然选择的过程,把当下的人类发展结果当成自然过程和当然过程,没有把人看成是社会化劳动的产物。他们历史观掺杂着唯心论的想当然,不会按照历史的本来面目去叙述,马克思可借鉴的只有商品的本质是劳动这一基本概念,而且这个劳动是抽象的劳动,马克思要从具体的劳动研究起。这些情况表明客观本真研究要比主观价值研究要难和艰苦,就是马克思耗费一生经历研究被动物质的原因。马克思能揭示资本的运行本质,客观上是其科学的态度和方式,主观上在于其历史观,在于其劳动辩证法的哲学原则。使得其经济学家和哲学家于一身,并且是独一无二的开创者。能继承《资本论》的后者只有列宁,需要深厚的马克思哲学功底和对资本主义深刻的研究。

第一,中国人的精神没有变化,历史观没有发展,一直停留在经验层次;

黑格尔的哲学体系,主要分类如下:

而当我们把被动物质的研究,对要改造的社会客观研究归于科学的时候,忘却了马克思哲学的指导,劳动辩证法的原则,主观价值的标定的方向,人们迷失在具体的有限研究。只注重了人的物质本质,忽略人的思维本质。人是双重的本质,不但有物质性还存在精神性,而且这二者是相互依存发展的。单项的研究方式或者一元论撕裂了人的本质和本性,推到极致都是对人的毁灭。

第二,中国人的活动没有出现变化,他们的经济、政治、文化、法律等长期停滞,而且孤立于世界文明之外。

绝对观念(逻辑学)——包括存在论:质(有、无、变)、量、度;本质论:本质、现象、现实(同一、差别、矛盾);概念论:主观性、客观性、绝对观念;

无论是费尔巴哈的物质自然观,还是黑格尔的思维意识或精神辩证法都不是契合人类历史的哲学,把二者强行的拼凑在一起则是彻头彻尾的谬论。只有马克思的劳动辩证法才是契合人类活动之历史的阐述和改变人类现实的指导真理,是真正的唯物辩证法和历史观。

至于黑格尔的观点是否正确,我们留给读者自己去判断。

自然界(自然哲学)——包括机械性:混沌状态的分散物体(空间、时间、物质);物理性:行星与个体物体的出现;有机性:地质有机体、植物有机体、动物有机体(人);

图片 3

图片 4

精神或绝对实在(精神哲学)——包括主观精神:个人意识;客观精神:社会意识(法、道德、国家);绝对精神:艺术、宗教、哲学。

《历史哲学》是黑格尔在柏林大学多次演讲的讲义人能不能够正确地认识历史?

黑格尔的这个庞大而复杂的哲学体系,并不是杂乱无章的文字堆砌,而是由逻辑学(辩证法)贯穿始终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